新聞資訊

從2010年珠三角的廠房租賃行情看2010年制造業的現狀


2010年成為了歷史,對于我們制造業來說,仍是幾家歡喜多家愁。看似火爆的行情下,隱藏的是生產企業的重重困局。也許政府的GDP報告永遠是經濟的高速境長,但對于真正參與其中的制造業來說,個中滋味絕對沒有一團和氣下的笑逐顏開。

   

談2010年的制造業現狀,不能不談2009年的金融危機。2009年全球性金融危機,珠三角倒閉了一大批勞動密集型的企業,而其中倒閉最多的是一些大型加工廠,中小型企業沖擊反而很小。中小企業承受的勞動力有限,于是多余的勞動力資源選擇返鄉另謀出路。


    但是到了09年下半年,中國經濟在全球經濟一片蕭條中逆市飄紅。企業用人需求大大增強,勞動力資源就顯得捉襟見肘了。到了2009年年末,務工人員又大批提早返鄉,倒至更大的人工荒,企業因為人工不足,集壓不少訂單無法正常完成生產。


春節過后,媒體推波助瀾一廂情愿地臆測,2010年春節后會出現嚴重人工荒。外出務工人員選擇觀望的態度,奇貨可居推遲出行,直接倒至春節后的用工危機。一方面是企業年前積壓的訂單指望年后正常完成交期,一方面是務工人員因為媒體的推波助瀾,使他們推遲外出。雙主面的疊加,制造業處于普遍恐慌中。這種危情下,許多外銷型客戶因為害怕自己的供應鏈因為人工不足會影響交期,本來是分批每月有計劃下給供應商的訂單,而不得不選擇把幾個月的訂單一次性發給加工廠。這樣就造成了一個虛假的現象,感覺2010年春節后是需求出奇地旺盛,生產企業突然有做不完的訂單。


2010年的第一季度,各行各業生意火爆。于是,新的行情產生啦,老企業擴大生產,新工廠如雨后春筍涌現,似乎中國經濟真的像官方描述的那樣領跑全球。這樣直接帶動了另一個產業的水漲船高---廠房租賃。廠房租賃是制造業的晴雨表,下面我們就通過廠房租賃的行情來談一談2010年制造業的狀況。


筆者所在的公司親身經歷了這一波行情。天運工廠老生產基地在惠州的石灣,因為2010年春節后的人工荒,加之惠州的基本工資本身就低于東莞和深圳的平均水平,務工人員大面積流向東莞及深圳地區,天運工廠所在地根本無法招到普工,既使是政府組織大型招聘會,也是一人難求。這種情況下,天運科技最終決定返回深圳再開一家工廠。

于是從2010年三月份開始,公司就安排專職人員尋找廠房。目標很明確,天運深圳工廠定位于中高端產品的生產,困此對新廠址的周邊環境、個人安全、生產和生活配套、噪音污染、便利交通、人員招聘都有極高的要求。正是在這一要求下,天運的廠址選擇一波三折,任何一條沒有達到要求,我們都選擇放棄。所以天運經歷了2010年的四月份到八月份深圳地區廠房租賃的行情。


2010年三四月開始,整個深圳的廠房租賃就已經春潮涌動,公司擴大生產及個人投資創業希望租賃廠房的越來越多,廠房中介忙得不亦樂乎,每天都要帶不少的客戶看廠。我們公司就專職安排了三個人找廠房,采取各處撒網的方式,每天都會在接到房產中介電話后出去看廠,多的時候一天要去七八個地方。同一處物業幾乎同時會有不同的房產中介帶來另外的客戶,有的一旦相中,馬上就簽約交定金。許多次我們就是在時間上因為耽擱了一天,相中的廠房就會被其它客戶搶走。當時給人的感覺就是,大家不是在找廠房,而是在搶廠房。


廠房的強勁需求,于是滋生了一個特殊供求鏈,物業公司炒房,房產中介炒房,村委在炒房,包租人在炒房,最后竟然有一些本身在開廠的企業老板也跳出來炒房,要么把自己的廠房抬高房價分租出去,要么知道自己同行的經營狀況.動員同行拿出廠房出來分租或者轉租。


這樣的結果就是廠房的水漲船高,每天廠房的價格都在變化。筆者親歷的廠房價格,從深圳寶安同一地區八元每平米一直往上漲,短短一二個月內,價格竟然漲到十四元每平米。當價格實在漲不上去,就出現大面積公攤,一千平米的廠房,按一千五百的使用面積公攤出租,不怕沒人要。還沒有建成的廠房,許多人迫不及待交押金,只為幾個月后能等到廠房建成。


既使這種局面,到了六月份的時候,幾乎已經到了無房可租的地步。許多房產中介因為無廠房可租,竟然紛紛倒閉。我們從最初的氣定神怡找廠房到幾乎看不到希望。我們將不得不面對找不到廠房的現實,當時仿佛整個世界都是灰色的,公司上下出現了少有的憔慮。


于是把網撒得更廣,不僅僅只局限于最初的只在深圳的寶安西鄉、石巖、福永、沙井、松崗、龍華,最后沒有辦法,相距我們公司較遠的橫崗、坪山、坪地都跑遍。因為對廠址定位太高,一房難求。


到了七月份雨過天晴,這個時候制造業的隱患逐步凸現了出來,半年的消化,使企業的訂單趨于理性,泡沫過后馬上打回原形。老的生產企業因為熬不下去,要么選擇縮小規模,要么選擇倒閉;新成立的企業,畢竟新開辦,有一定的資金支持,選擇等待機會;那些正要開辦還沒有付諸實施的,押金也不要馬上卷鋪蓋走人。這樣我們看廠房的機會又逐漸多了起來。這個時候廠房的狀況是,不但可以看廠房,順便還可以淘寶。有的企業主只等談好轉租的價格馬上搬廠、有的是已經賣了部分設備還在邊轉租邊賣余下的、有的是已經跑路走人,物業在收拾爛攤子。


八月份情況更加明朗,倒閉的企業越來越多,可供我們每天選擇的廠房也越來越多。我們在慶幸之余,為自己的沒有跟風被套而慶幸,現在又可以氣定神怡地選擇啦!在深圳兜了一大圈子后,八月份中旬在福永鳳凰山找到我們目標的廠房,這里是深圳的旅游風景區。


2010年,無論是新開辦企業,還是老企業,看似風光背后,是制造業很大的隱患。一方面材料成本在漲,勞動力成本在漲,廠房水電在漲,人民幣匯率在漲,唯一不漲反跌的是訂單的價格。


就耳機生產企業來說,因為是典型的勞動密集型產業,許多從事耳機制造的企業只能靠每天的沖擊產能才能保住工廠的基本運作。天運科技未雨綢繆,因此從一開始廠房選址就決定走中高端路線。我們努力通過技術研發,打破耳機行業簡單生產的怪圈,提高產品附加值,增強行業竟爭力。2011年新春上市的2.4G無線耳機,無論在產品設計,還是技術上,我們都領先同行,現階段國內能生產這款產品的也就二三家而已,而我們是其中一員。正確的戰略定位,為我們贏得了迪斯尼、Hello Kitty、長城、中國移動等優質客戶的青睞。


中國企業有個特點,企業越大,國家越支持。一方面,做大的企業可以從銀行套取資金,直接投入房市股市賺取豐厚的利潤,所以房地產市場、股票市場總是火爆。企業越大,另外一方面,越不要動用企業自己的資金,可以名正言順欺榨供應商,三個月六個月甚至一年的貨款結算,使這些做大的企業根本就是拿供應商的資金在玩,是千千萬萬中小供應商在陪著太子讀書。而中小型企業,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的智慧和血拼,所以在中國價格戰是制造業永恒的話題;所以在中國沒有掌握核心技術的企業,只有做大做強的企業。


我們可能只是一些膚淺的認識,沒有經濟學家的宏篇大論,旁征博引。因為我們身在制造鏈中,所以看得更簡單,看得更明白,也許才會更透徹。


窺一斑而見全豹,這就是中國制造業的現實與未來。

2011春節假期隨筆---


新聞資訊

銷售在線

業務在線一: 業務在線一

業務在線二: 業務在線二

業務在線三: 業務在線五一

業務郵箱 : [email protected]

業務郵箱 : [email protected]



業務微信


聯系我們


工廠地址: 深圳寶安區福永鳳凰山 第三工業區創業園D棟
4、5樓(騰豐大道7號)
工廠地圖:

手機訪問